正在阅读: 最新《意见》鼓励上市公司举办职业教育,是学科培训类机构转型的利好吗?

扫一扫下载亚美游新闻APP

最新《意见》鼓励上市公司举办职业教育,是学科培训类机构转型的利好吗?

与2019年提到的“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举办高质量职业教育”不同,这次《意见》明确提到上市公司。也就是说,不是行业龙头企业,上市的教育公司,也可以举办职业教育。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文丨熊丙奇(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)

近日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》(下文简称《意见》),《意见》提出,健全多元办学格局。构建政府统筹管理、行业企业积极举办、社会力量深度参与的多元办学格局。鼓励上市公司、行业龙头企业举办职业教育,鼓励各类企业依法参与举办职业教育。鼓励职业学校与社会资本合作共建职业教育基础设施、实训基地,共建共享公共实训基地。

2019年发布的《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》 早就提到,推动企业和社会力量举办高质量职业教育。发挥企业重要办学主体作用,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举办高质量职业教育,各级人民政府可按规定给予适当支持。

2019年提到的鼓励有条件的企业特别是大企业举办高质量职业教育不同,这次《意见》明确提到上市公司。也就是说,不是行业龙头企业,上市的教育公司,也可以举办职业教育。也正因为这一新提法,有舆论分析称,这给正在转型的学科类培训机构政策利好。据媒体报道,1013日,A股教育板块迎来一波涨停潮,科德教育、传智教育、开元教育、学大教育、昂立教育等多只个股涨停,Wind教育指数报收1120.27,涨6.19%

双减政策要求学科类教育培训机构必须登记为非营利性营改非,已经上市的、原来以学科类培训为主的教育机构,如果继续上市,就必须转型。进行职业教育(职业教育包括职业学校教育与职业培训)是重要的选择之一,国家鼓励上市公司举办职业教育,这确实是政策利好,但是,举办高质量的职业教育,不得过度逐利。事实上,要举办高质量的职业教育,是很难从中挣钱的。

从举办职业院校角度看,非行业龙头企业的上市公司举办职业教育,可能具有一定的资金优势,但并不具备行业企业了解行业人才需求、结合行业需求改革职业院校专业设置、课程设置的优势。因此,非行业的上市公司举办职业教育,是需要谨慎评估的。选择进行非学历的职业培训,可能更适合非行业的上市企业。

对于上市公司、行业企业举办职业院校,还需要进一步解决三方面问题。首先,举办高质量的职业教育,包括建设双师队伍、建设一流实习实训平台、结合新技术更新教材,是需要大量的投入的,为此,对于上市公司、行业企业举办职业院校,政府应给予适当的税收优惠,而企业也要摆脱逐利观念。我国部分职业院校存在办学质量低的问题,与教育经费投入不足有关。据统计,2014年,中国高等本科学校生均公共财政预算内事业费支出18576元,是高职高专学校的约1.89 倍;生均公共财政预算内公用部分教育经费支出为 8932元,是高职高专学校的约2.05倍。

多来年,我国一直倡导职业教育要推进校企合作、产教融合,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。原因就在于企业缺乏深度推进校企合作、产教融合的积极性。显然,如果行业企业举办职业教育,要靠收学生的学费维持办学,甚至营利,这可能影响职业教育的质量,职业院校为营利,就会压缩办学成本,砍掉一些技能课程,甚至把学生作为牟利的工具。这就和引入行业企业举办高质量的职业教育的初衷背离。

其次,在崇尚学历轻视技能的社会环境中,我国的职业院校还存在以学历为导向办学的倾向,这也是偏离职业教育的定位的。《意见》提出,到2025年,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%。发展职教本科,是把职业教育建设为类型教育的重要举措,也打通了中职、高职学生的深造途径,但是,这也可能刺激职业院校的学历导向,中职追求升高职、本科;高职追求专升本;职业本科追求读专业硕士。如果出现这种情况,就并真正没有提高职业教育的吸引力。

为此,举办职业教育,就必须坚持职业教育的定位,而要引导职业院校坚持职业教育定位,必须按举办类型教育的思路,建立新的教育评价体系,不能再以中考时的普高率、重高率,高考时的本科率、重本率评价学校办学。同时要落实和扩大学校自主权,给学校自主设置专业、设置课程、探索创新人才培养模式的办学环境。行业企业的办学优势也才能真正显现出来。

更重要的是,举办高质量的职业教育,要培养学生成为高技能人才的志向,上市公司、行业龙头企业对此责无旁贷。最近《中国青年报》的一项调查显示,超过六成的受访职业院校学生不愿选择当蓝领,这是必须直面的现实。《意见》提到,到2035年,职业教育整体水平进入世界前列,技能型社会基本建成。技术技能人才社会地位大幅提升,职业教育供给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高度匹配,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中的作用显著增强。要实现这一目标,就必须提高技能人才的社会地位与收入待遇,推进社会从学历社会转向技能型社会,同时,要有高质量的职业教育,让学生转变对职业教育的认知,形成成为技能型人才的荣誉感和成就感。

可以说,办好职业教育,比办好更多的一流大学,对缓解当前我国社会的教育焦虑更重要,因为不愿意被分层到低层次教育,不愿意成为被人瞧不起的技能人才,才让学生家长有很强的教育焦虑感,学生的学业负担、压力也源于此。应该建立长效机制,让《意见》提到的措施切实落地,由此整体提升职业教育的质量和吸引力。

 

(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。责编邮箱:yanguihua@dgxiaocheng.com。)

 

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,侵权必究。
表情
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

评论 0

暂无评论哦,快来评价一下吧!

为你推荐

下载亚美游新闻

微信公众号

微博